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天科学工作室

海天相接的蔚蓝下,是不灭的希望

 
 
 

日志

 
 

黑洞研究:天才是如此寂寞_网易新闻中心  

2010-07-23 19:43: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黑洞研究:天才是如此寂寞

袁峰老师正在讲授有关黑洞的课题。本报实习生 丁嘉 记者 吴恺 摄

这是一次特殊的发现。在这个普遍低头觅食的过于现实的世界里,有这么一群人,他们受到了黑格尔“一个民族只有有那些关注天空的人,这个民族才有希望”名言的激励,即便在普遍的不被理解之中,依然坚守着一个民族成为伟大民族的可能性。这是一群仰望星空的天文学家,上海天文台研究员袁峰便是其中的一位 黑洞专家。最近听完在“天之文”科普讲座之后,本报记者走进了这位中国黑洞研究领域核心人物的世界。

本报记者 郦亮

黑洞专家

靠看照片想象工作

一笑起来便面露羞涩的天文学家袁峰,是一个标准的地球人,但他却对距自己几十亿光年之外的那些黑洞感兴趣。

在位于上海天文台16楼的那间20多平方米的办公室里,窗外偶尔掠过一只飞鸟,甚至云朵也那么低矮。但较之这些可见可闻的现实,那些遥远之物似乎才是袁峰兴趣的所在。那片孕育黑洞的神秘区域,无光无味,一片死寂,甚至不使劲地遥想,有关黑洞存在的信念随时就会溜走。但是袁峰喜欢这样。

在黑洞研究领域那个狭小的圈子里,有80%的人负责用射电望远镜在浩淼的宇宙里寻觅黑洞的踪迹,并拍下照片。另外20%的人负责对这些照片上黑洞的结构和变化展开想象,再通过超级计算机漫长运算以证明想象的结果。袁峰就属于这后20%的人。

作为一个用遥想工作的天文学家,袁峰的幸福观自然与常人不同。就在人们将升职加薪称为幸福之时,袁峰却将自己想象的极限超越那颗名为“红移10”的浑浊星球视为幸福。距袁峰办公室所在地100多亿光年的“红移10”,诞生于宇宙幼年时期,它那第一缕光线经过100亿年的长途远征,终于同地球拥吻的时候,袁峰这一批天文学家幸运地正值壮年。在他们看到它的那一瞬间,他们的想象迅速地超越了它。

在这个忙忙碌碌的世界里,没有多少人关心袁峰在干什么。有时站在窗前,袁峰会感到一股力量正牵扯着他升腾至那片浩淼之境。他赶紧打开CD机,里面传来葫芦丝的悠扬之音,这让他觉得自己确实是在地球上。

大胆猜想

整个宇宙就是黑洞?

被袁峰视为幸福的那件事便是,在遥想瞬间穿越“红移10”,达到宇宙的边界后,他开始与志同道合者——那批研究黑洞同道开始设想,宇宙之外是否还有一个宇宙?每每想到此处,袁峰都会被自己吓一跳。

差不多自结束哈佛大学博士后工作回国后,袁峰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这里面自然有他在哈佛的导师,那位印度裔的黑洞权威所授的灵感。但真正让他的思维如此与众不同的,恐怕还是爱因斯坦的神圣指引。还在中国科大念“天体物理”硕士时,袁峰便读到《引力论和宇宙论——广义相对论的原理和应用》一书,他对书里的每一个公式都作了推算,他突然觉得开始有点理解爱因斯坦那颗伟大的脑袋了。

袁峰所赞成的那个 大胆猜想的逻辑是这样的:或许,包括地球在内的整个宇宙就是一个巨大的黑洞。尽管黑洞从外面看上去是一片黑暗,但是黑洞内部究竟是什么样的,谁也没见过。有人曾凭想象而认为黑洞就像个巨大的吸尘器(也有说像血盆大口的),任何被吸入的东西都会落个粉身碎骨的下场。可是毕竟没谁落进过黑洞,仅这一点就有了无限想象的留白。或许,黑洞之内原本就是一片美丽的星空?既然整个宇宙可能就是一个大黑洞,那说不准其他的黑洞里也藏着另一个宇宙呢!

而真正让 黑洞专家心惊肉跳的是,如果宇宙之外还有很多宇宙,那么本已是沧海一粟的地球,将更为渺小,以至微不足道。从某种角度而言,这无疑是一件令人沮丧的事。不过在袁峰看来,这自然将会给更可悲的“人类中心论”以当头一棒。毕竟至今还有相当一部分渺小的人类,津津乐道于那些微不足道的现实,这自恋竟演变成了莫名其妙的高傲,进而甚至做出向远星文明示好这样愚蠢的事情来(霍金警告这很危险,因为更高级的生物的进入,可能会使地球毁灭)。任何“中心论”的提出,其背后必定有一种可怜的狭隘思想在作祟。袁峰希望宇宙之外还有宇宙的猜想,能使他们清醒清醒。

对比现实

我的工作与地球无关

每次在黑洞研究上取得一些进展,袁峰都会兴奋地讲给学中文出身的妻子听。尽管他知道,妻子在以一番很感兴趣的姿态侧耳倾听之后,将会继续去看报纸上的“每周运程”,研究星相学。

但是袁峰还是忍不住要说,因为他知道,在这个星球上,能像妻子这样无条件理解自己的人并不多。

“我的工作与地球其实没有多大关系。”虽嘴上不太愿意承认,但袁峰事实上终究是孤独的。他和他寥寥无几的同道生活在地球上,关注的却是几亿乃至几十亿光年之外的黑洞,这些黑洞对地球的影响或许直到地球毁灭也不会发生,但是他们的兴趣偏偏在此。于是当总被逼问研究黑洞究竟意义何在的时候,便是孤独屡屡来袭之时。

不被理解变成生活中的一种常态。那些习惯于低头觅食的族群,在可见的天空中寻找“黑洞”未果后,必然会语带不屑地向袁峰发出这样的疑问。他们完全不能理解的是,放下现实那么多可做的事不做,而去研究一个目不能及的东西,到底有什么用。

可是这倒反而让袁峰困惑了——对未知事物连绵喷涌的好奇心,以及纵使现实再多诱惑,也要仰望星空的姿态,难道不正是人类的伟大所在吗?地球虽然是宇宙之中的沧海一粟,但正是心骛八方,怀着窥探整个苍穹的雄心,才使得渺小的人类从来没有失去过自信。袁峰不明白,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在这个功利主义漫延的国家里,一些人类的天性却反而变得不可理喻起来。

作为好奇心总是如此旺盛的天文学家,袁峰也等待着同事们拍来更多可供想象的黑洞图片。但是国内现有射电望远镜的口径并不大,所能拍到的清晰黑洞图片还十分有限,所以袁峰依然心怀渴求。最近传来消息,国内那架拟命名为“平塘星”的500米口径射电望远镜,已经在贵州的一个喀斯特地貌的洼地里进入建设阶段。这架未来世界的最大口径射电望远镜,面积相当于30个足球场,被寄希望于在发现与袁峰研究有关的“中子星——黑洞双星”方面有所突破。但是袁峰还必须再等5年。他正在努力使自己保持耐心。

研究困境

冷门专业不被理解

目前,这个国家研究黑洞的核心人员约有一二十位。袁峰与这些同道都是朋友,有时聊天,竟发现均遇到过相似的不被理解,于是难免生出一份同病相怜的情愫,连连摇头,唉声叹气。不过袁峰那一二百位外国同道的境遇却要好些,毕竟在西方国家,科学主义的传统还在,人们对一辈子研究与地球不相干事物的科学家,从来都是见怪不怪的。

在这个充满了不理解的国家,开设天文学专业的高校只有四五所,而且向来属于冷门专业,那些能够“被理解”的专业,如金融学、房地产学等则一片欣欣向荣。

袁峰和同道们为了黑洞研究事业,其实早已做好了一辈子承受孤独的准备,但有一天他们震惊地发现,国家花大价钱买来的用来观测黑洞及其他星体的射电望远镜,会使用的人竟然到了寥寥无几的地步。这当然是几十年放任这些“不被理解”肆意弥漫的结果。当天文学的土壤在这里被功利的偏见逐渐铲除之后,黑洞研究的困境就已经不那么遥远了。

这时袁峰想到,自己小时候是看了一本科普图书,才对天文学产生兴趣的,只是这书在书店里早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计算机和各类教辅书。于是袁峰产生了强烈地去普及天文知识的想法。参加上海天文台“天之文”科普系列讲座便是尝试之一。他还登上电视,声情并茂地讲述黑洞研究新进展。

可就是那次上了电视之后,袁峰却收到一条让他略有些气馁的短信,朋友在短信中坦率地说,他讲得还是太深了,起码要拥有高中物理知识的人才能听懂。看来,在这个固执的国家,要从“不被理解”到“被理解”,绝对不是像铁路扳道岔那么简单。

背景

所谓“黑洞”,是引力场很强的一种天体,就连光也不能逃脱出来。等恒星的半径小到一特定值(天文学上叫“史瓦西半径”)时,就连垂直表面发射的光都被捕获了。到这时,恒星就变成了黑洞。说它“黑”,是指它就像宇宙中的无底洞,任何物质一旦掉进去,“似乎”就再不能逃出。由于黑洞中的光无法逃逸,所以我们无法直接观测到黑洞。然而,可以通过测量它对周围天体的作用和影响来间接观测或推测到它的存在。

(本文来源:青年报 )

跟贴读取中...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易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复制成功,按CTRL+V发送给好友、论坛或博客。 浏览器限制,请复制链接和标题给好友、论坛或博客。

新闻24小时点击排行榜




引文来源  黑洞研究:天才是如此寂寞_网易新闻中心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